有种感恩深藏心底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李彧  时间:2019-03-22 【字体:

桥连隧,隧连桥,当乘坐火车穿梭于宜昌和万州之间,宜万铁路将沿线的险峻崇山、幽深峡谷直观地展示在旅客面前。火车呼啸而过,光线忽明忽暗,列车上的人仿佛经历了数次昼夜交替一般。而我的家,就在这条铁路沿线的湖北恩施。

对于恩施人来说,宜万铁路不仅仅是一条铁路,更是祖祖辈辈百年来的梦想和期盼。

在连绵不绝的大山中,有一条曲折蜿蜒的盘山公路。群山掩映下的公路,像是披上了一件翠绿的轻纱,隐约可见。从空中俯瞰,山、水、路交织在一起,充满美感。但是坐在车里,却是另一番感受,时而急坡,时而猛拐,时而攀升,时而下降,凶险万分。在外人看来这或许是个新奇的体验,但在恩施人眼中,却充满了艰辛。学生外出上学,工人外出打工,农民耕种的新鲜作物要运到山外,还有慕名而来的游客、各种外来的商品……在宜万铁路修建之前,盘山公路是恩施与外界联系交流的唯一交通方式。

每一个恩施人都能深切感受到这种无力感。论资源,恩施各类矿产资源丰富,被称为“世界硒都”;论环境,恩施冬暖夏凉,植被茂盛,自然、旅游资源极其丰富;论政策,恩施是湖北唯一一个少数民族自治州,也是全省唯一一个被划为西部大开发的地区。然而,坐拥宝山,多年来却只能望“山”兴叹。终于,一条让恩施走出去的铁路,在恩施人的期盼声里开始向远方延伸……

然而,这条承载了几代人希望的宜万铁路,从一开始就面临了重重困难。地势陡峭、峡深谷幽都算不得什么,在宜万铁路修建的这几年里,喀斯特地貌成为被提到最多的词语。岩溶、暗河、地质断层,这些隐藏在暗处的危险,像一把悬于头顶的利刃,不时撩拨着修建者本就高度紧张的心弦。连这些当时的小孩子,都晓得其中的艰险。

对于恩施人来说,每每看到宜万铁路的新闻,心情都是复杂而矛盾的,既想知道具体的施工情况,又害怕看到事故突发的消息。这条修了7年的铁路,遇到过的困难已经数不清,那些在水涝中抽水施工的背影、那些在山谷间架桥铺路的场面,透过报纸、电视传递了出来……看着一个个疲惫却坚定的神情,中国铁建这个名字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恩施站试运行的时候,当时我还在上初中,记忆里最深的一件事,就是有几个老师专门请了假去恩施,就是为了坐一趟恩施到利川的火车。回来后,他们连连称赞,什么风尘也掩盖不了他们兴奋的神情。高考结束后,我选择去哈尔滨上大学,坐上了火车,一个个隧洞,一座座桥梁,光影交错间,我有些昏昏欲睡,但我还是强打精神,一个个看过去,连着几个小时的旅程让我对奋斗在宜万铁路上的数万名建设者充满了感激和敬意。

“逢山凿路、遇水架桥,铁道兵前无险阻;风餐露宿、沐雨栉风,铁道兵前无困难。”如今,当我加入中国铁建,看到并轻声念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跟着记忆中的那班火车,思绪不停地穿梭于桥梁隧道间,最后只剩下震撼和感动。

我要对你说一声:“谢谢你,中国铁建!”